【最佳拍檔專訪】荒木X鶇 | 拍檔&團隊 | RayLin

【最佳拍檔專訪】荒木X鶇

Cosplay圈子中有許多形態強大的搭檔組合。
這次滔客Cosplay人物誌邀請到的搭檔是屬於攝影師與Coser的類型,
攝影師是在Cosplay圈中非常有名的「荒木」,Coser則是「鶇」。

(圖片來源:鶇)

(圖片來源:荒木)

在專訪中荒木分享了很多他在攝影上面的理解與想法。喜歡舊東西的荒木,拍攝的作品別有一番舊時代的氛圍。

(圖片來源:荒木)

(圖片來源:荒木)

在Cosplay拍攝作品中,配合強大後製的技術讓荒木的作品都會讓人為之驚鴻。

(圖片來源:荒木)

(圖片來源:荒木)

在他倆的合作經驗中,鶇既是荒木的Model也是攝影工作上的好助手。

(圖片來源:荒木)

(圖片來源:荒木)

而鶇除了是一位Coser、Model外也同時有在攝影,在接下來專訪中,有請鶇分享從近距離看荒木攝影。

    
(圖片來源:鶇)

專訪內容及影片

Q1.請兩位介紹一下雙方的合作關係。

荒木:
大家好,我是荒木。然後這位是鶇鶇。
鶇鶇是我的一位很好的合作夥伴。
我跟她的合作第一次是在大概是2013年的時候開始。
原本我們是很單純的我是攝影師,她是Coser。
然後我們一起合作一個作品這樣。
到現在我們合作的東西越來越多,包括說像她自己本身會做衣服做造型,
甚至一些簡單的道具她也會做。
那我們通常會突然想到一個主題,接著就會開始討論,
服裝道具的部份就是鶇鶇來負責,我是負責拍照跟後製這個部份。
像我有時候在外面跟別人拍照或是接一些案子的時候,
鶇鶇也都會在我旁邊幫我做一些雜事,
例如像打燈或是幫Model或是Coser整理一些造型之類的事。
那這些事情男孩子有時候比較不方便,那我就請她來幫忙。
然後她本身除了是Coser以外,她拍照其實也蠻不錯的。
她也偶爾會幫她的一些朋友拍照。
今天可能她是攝影師我就當助理,我當攝影師的時候她來幫我忙這樣子。

鶇:
我是鶇鶇,我平常就是在做一些Model的工作。
但我本身的興趣其實不在Model。
一開始會當Model的原因是因為沒有人可以拍,所以就拍自己。
後來有人可以拍了之後,就比較少拍自己了。
然後現在就是因緣巧合之下做了助理方面的工作,所以有機會去拍別人。
那大概就是這樣子。

 
(影片來源:RayLin)

Q2.荒木是什麼時候開始接觸Cosplay攝影?還有第一次拍攝的Coser是哪一位?

荒木:
我第一次接觸Cosplay的攝影,應該是在2007年那時候開始。
我記得那時候是一個假日吧!禮拜六還是日忘記了。
那時候就剛好經過台大,然後那一天剛好台大有Cosplay的活動。
我那時候是看到那附近怎麼很多穿得很奇怪衣服跟造型的人在路上這樣。
然後我就很好奇,跟著他們走到台大會場。
我想去看看他們在幹嘛!
那是我第一次接觸到Cosplay的活動。
那一次的時候,就剛好有看到一位造型我還蠻喜歡的Coser。
我不曉得那個是什麼角色,然後我有上前去跟她打招呼這樣子。
那天剛好我也有帶相機出門,然後我就幫她拍了幾張照片。
順便有再稍微聊了一下天這樣。
之後她有再約我去拍她的一些其他角色造型,那這位Coser就是「鬼瞳」。
還有因為我們兩個剛好都是高雄人,
後來我們也就合作了還蠻多次這種Cosplay的創作。

 
(影片來源:RayLin)

Q3.請教鶇,初認識荒木時是在什麼樣的情況?

鶇:
關於荒木,之前我其實一直都不知道這個人,但是我一直有看過這個人的作品。
開始知道他,是因緣巧合之下有團拍的團長要找我去開團。
那我平常很低調,不太讓大家知道我在玩Cosplay。
然後那團長發現我是Coser後,就問我說怎麼會沒有找荒木拍。
那團長接著就說荒木還拍過誰誰誰小夢夢呀那類有名的Coser。
然後那團長都是去找荒木拍過的Coser來開團這樣子。
那團長是誰我就不講了,這樣不好意思。
然後他就把荒木的作品貼給我看。
我一看就發現那不就是我平常在蒐集看過的東西嗎?
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作者是荒木。
那大家也知道荒木的個人FB其實不是叫荒木。
他是叫Russell,其實沒有什麼人找得到他。
那時候我就覺得有這個人我居然找不到。
因為我是資訊控,我覺得沒有我找不到的資料,所以我就怒去查。
後來我就挖到了一本雜誌,那雜誌裡的內容有連到荒木那邊。
然後我才找到這個人,但我還是沒有加他好友。
我就默默的看而已,後來不知道為什麼有一天荒木加我好友了。
然後就認識了這樣子。

 
(影片來源:RayLin)

Q4.請荒木談談在拍攝Cosplay創作時,會做哪些準備呢?

荒木:
我在拍Cosplay這個主題的時候,其實大概可以分兩個方面來看。
第一個就是我喜歡這個作品。
第二個是我喜歡這個角色這樣。
像我目前最喜歡的一部動畫叫「攻殼機動隊」。
在我著手想要拍這部作品的時候,
作品我會先看過,然後它的一些介紹之類的資訊。
包括說它的場景,它的時代背景還有它人物造型上面的一些特色還有個性。
那時候我有在找它裡面的一個女主角叫「草薙素子」。
剛好那時候就認識鶇鶇這樣,我希望她來拍這個角色。
也是那時候我們開始有一些交流對談之類的,然後才開始有一些合作。
像我在創作拍攝這一方面的主題時,
有一個很重要的點就是我必須是喜歡這個作品跟這個角色。
因為這樣我會去找有關的一些故事背景、人物的設定、
世界觀的設定,還有故事劇情之類的。
我會根據這些東西來決定我要怎麼拍或是要呈現出什麼樣的一個畫面。

    
(圖片來源:荒木)

荒木:
其實Cosplay它算是二次創作的方式,所以我不一定會完全按照原作去拍,
我會加入很多我自己的想法,就是看了這部作品之後,
我自己產生出的一個想法感覺這樣。
那麼拍人像除了攝影師之外被拍的那個人,不管是Model也好Coser也好,
他們的重要性其實跟攝影師是一樣的。
所以我很挑我喜歡的角色的合作對象這樣。
然後當然這些東西我都是會在事前就準備好,
包括說我會去畫一些簡單的腳本再去拍。
然後去跟我要合作的Coser先討論好我們大概會用什麼樣的方式來拍。
還有在什麼樣的地方與場景以及他需要做什麼樣的造型之類的。
這些大概都會先溝通好。
這部份是指我主動找Coser拍我自己想要拍的作品這樣。

(圖片來源:荒木)

荒木:
那另外一種方式,也是會有一些Coser會來找我合作。
這個就比較不一樣,
因為有時候他們來找我合作的作品跟角色不一定是我喜歡的,或是甚至我沒看過。
當然最好的情況是作品他喜歡,我也喜歡這樣,
然後我們都相同喜歡這部作品也都看過。
都知道這部作品在講什麼,或是這個角色是什麼樣個性的人。
這種的方式其實是最好。
如果是這種情況就會回到我剛剛所講的那個方式。
就是我們會開始找資料,會去討論說要如何如何準備。
當然這個時候我的角色就會是比較屬於配合方面的,
而不太會去主導強勢這樣,畢竟這是對方來找我合作這樣。
所以我跟對方是一個比較對等的一個方式這樣。
那有時候我會遇到一些我沒有看過作品的角色,這個時候我會先去找一些資料之類的。
例如說有動畫的部份我會先去看過。
然後或者是一些插畫漫畫的都好,如果說這個角色我不是很熟的話,
那我會請對方多準備一些他想到的東西,然後我們一起來研究。
看我們能做到什麼樣的一個程度。
那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方式。

 
(影片來源:RayLin)

Q5.請教鶇在當Coser、Model、攝影這三個身份心境上不同之處。

鶇:
我一開始是比較喜歡攝影的工作,Cosplay這個本質上我最喜歡的環節是做衣服。
我常常就是做很多衣服然後都沒有拍,喜歡角色跟衣服多過於喜歡拍照這件事。
因為衣服是不是我穿不是一個重點,做給別人穿我也覺得可以。
所以同樣道理換成拍攝者的話,我也比較喜歡去拍別人的這個動作。
我不喜歡參加什麼外拍團呀這類的。
因為去會場覺得人太多,我不太能適應那種人很多的環境。
我比較屬於孤僻自己一個人,所以通常不大會去拍一些不熟的人。
是跟荒木常常一起出去才會去拍一些不熟悉的人。
通常都是從自己身邊環境的人開始拍。
然後因為我好惡很明顯的關係,
通常會選擇自己喜歡的人或朋友來當作拍攝對象這樣。
那若拍到不熟悉的人,就是會不小心拍的很醜。
所以通常會避免發生這樣的悲劇,
所以一開始就會跟對方說:我可能沒辦法幫拍這樣子。

    
(圖片來源:鶇)

鶇:
那麼不論是我在拍攝還是當Model,我追求的是一個真實。
這個真實是比較抽象的真實。
不見得是說什麼,你就是你,我就是我這種感覺。
它是屬於各方面的真實。
我在藝術領域裡面擔任Model的經驗比Cosplay的經驗多很多。
在那方面的興趣大過於我當Coser的興趣,
也覺得比較能表達出自己心裡想要講的話。
因為很多時候是某些現實生活中沒有辦法去講一些想講的事情。
那我比較希望是能透過我的方式去表達我想講的事情。
但那些事情對於社會的道德觀感是底限啦諸如此類的。
那就要看大家怎麼想。
我還有一位固定的合作夥伴,他也是一位藝術攝影師。
跟他合作的方式就比較不像是單純的Model,那我可能還要幫他畫圖。
跟荒木合作當Model的話,就要看是合作什麼東西。
比如說是合作Cosplay,那我當Model就會處於去好好表現一個角色為主的情境。
因為畢竟是跟圈內很有名的攝影師合作,所以壓力相對會比較大的。
我自己擔任攝影師的話就會非常的舒壓。
那就是我自己我可以決定我想要幹嘛。
然後我也不大會公開我拍的東西。
有的時候我會突然有想要拍什麼的靈感,然後跟荒木說,
我就是畫給他看或是當下說我想要拍這個,
然後他就拿了相機立刻就拍了。
那所以是不是我去拍這件事情就不是很重要了,但通常想法是我提供的。
大概是這樣子。

 
(影片來源:RayLin)

Q6.請荒木談談拍攝時對於光的掌控。

荒木:
因為我最早開始接觸比較正式的拍照工作大概有10幾年前。
那我最早是在工商攝影棚從當學徒開始,
以前的工商棚在拍商攝時,其實對光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因為以前還是在底片機的時代嘛!
所謂輸出的需求,以前的商攝作品照片最後變成印刷品,跟現在比較不一樣。
現在大部份可能都是在螢幕上看看或是網路上在流傳。
會變成印刷品的照片,其實沒有像以前商業攝影這麼多。
所以那時候會考慮到印後成品這一塊。
那這一部份是有一點複雜。然後再來所謂的婚紗,
我有待過婚紗公司,那時候也是用底片在拍。
他們最後是會洗成相片相簿或是輸出成大尺寸的照片。
所以以前會去考慮到所謂的光,在技術上會去考慮到最後輸出成品這一塊。
現在拍完照會洗成照片或是會去印刷出來的情況其實沒有那麼多。

(圖片來源:荒木)

荒木:
然後我現在對光的掌控上來說,其實我不喜歡打燈,我喜歡採自然光,
我覺得自然光是最完美的一個光線。
例如有時候說像晴天早晨或是黃昏那樣光線很好的時候,
當然也有像現在陰天的感覺,或是到一個比較昏暗的地方,
可能是一個森林裡面,光從樹葉縫中灑下來成點狀的光感,
或是到一個湖面上湖光粼粼的感覺,然後到海邊時,光的感覺又不一樣。
其實自然光的變化是非常的大,我喜歡這種自然光變化性很大的感覺,
然後它可能是有時效性,過了這個時間就沒有了。
或是有地區性,到別的地方可能就沒有這個樣子的光線。
至於人造的佈光,除非說我是在像是攝影棚這樣的一個環境。
不然在戶外或者就算是在一些朋友他們自己的一些房間工作室之類的,
我都盡量去維持住那場地原本的光影氛圍而不去打燈。
那拍Cosplay的話,我接觸過很多Cosplay的攝影師。
包括台灣還有香港、馬來西亞其他國家的攝影師。
他們用光都非常的強,他們很喜歡用打燈的方式去呈現作品。

(圖片來源:荒木)

荒木:
那其實Cosplay的作品,用所謂的人造光源來打,其實是蠻合理的一件事情。
因為以原著來看的話它的光線都是很多顏色的,
然後很強烈不是很自然的那種光線。
那有一些是真的打得很漂亮打得很好,但是又有一些我覺得是過頭了。
有時候是真的不需要弄到這麼複雜。
然後我自己的話幾乎是很少,所以我的作品較真實不是那麼動漫的感覺。
以光線來講,它比較像是真實的晴光之下的那種感覺。
如果說有需要一些比較特殊的光影的話,若在當時我沒有帶燈具出門的話,
之後我可能就是會覺得這個地方,或是哪個地方需樣在加一些什麼光線的話,
我可能就是用後製的方式來做。
但是我是盡量出去拍照,只有帶相機當然燈也是會帶,
但是幾乎是很少的情況下才會拿出來用。
所以對我來講人造光的控制倒不是一個很必要的東西。
它是重要的但對我來講不是必要的。
我覺得攝影師要有一個能力說,在你沒有帶燈具的情況之下,
能不能根據當地環境然後去做一個最完美的光線安排。
這個是我覺得蠻重要的。

 
(影片來源:RayLin)

Q7.以鶇的角度來談荒木的作品風格

鶇:
就是他比較喜歡人是在靜止的狀態,但不是說人不動的狀態。
是指人還是自由的動,然後讓我們自己去補捉靜止的那一刻。
這是我覺得身為攝影師很重要的一環。
因為這是保留Model最真實一面很必要的一個手段。
然後荒木的東西屬於比較黑暗型的,其實大家也都會去找他拍一些黑暗系的角色。
不會有人去找他拍一些萌萌美少女的。
所以說初音跟駭音,他可能就會比較想拍駭音這樣子。
然後他對於黑暗系方面的構成非常有想法,
這點是我還沒有遇過比他更有想法的人。
就好比說這邊可能要堆什麼,或哪邊要上血呀。
他在後製上的想法就比較像是,一個人在畫畫的感覺。
因為他可以克服技術面的問題,所以他在那部份可以自由地去發揮。
可是相對於我來說,我的後製合成技術就沒有他那麼的強。
我就只能於現有的環境下加東西進去。
所以拍攝前的想法就已經不一樣,會導致拍攝風格也會不一樣。
他的想法是他要直接組合成一個東西,
然後我的想法是我要從既有的條件上就先設定好我要放什麼東西進去。

(圖片來源:荒木)

鶇:
他的東西自由度比較高,在創作上他能發揮的範圍都更大。
只是他就是喜歡做比較暗黑系的東西。
例如以就算是那種爆破場面來說,
可以去看馬來西亞那邊的攝影師,他們的作品可以發現很明顯的差異性。
馬來西亞的攝影師他們非常喜歡打色燈,讓人有突破性的斜角出去。
然後會利用色燈,加上煙霧來產生爆破的效果感覺。
那這種拍攝手法是必須器材很好,跟他們的助手很多。
那荒木跟我都屬於孤僻派,所以我們就是一切都要自己來。
所以我們比較少做這樣的東西。
大多是從拍好素材之後,再從後製來做出效果。
加上荒木本身沒有那麼喜歡高反差色調的照片。
他的習慣就是低反差的照片,所以他的照片都會有一種灰階的感覺。
就是他的顏色不是那麼飽合,那是他個人色調上的偏好。

喜歡低反差色調照片的荒木作品

(圖片來源:鶇)

鶇:
那麼另外就是說他喜歡用老鏡頭,
所以常常會有人說為什麼我拍不出荒木照片的風格。
因為本身器材上就差很多,
老鏡頭拍出來的東西跟新的鏡頭拍出來的東西真的是有差。
就好像它天生拍下來就矇矇的,因為它是老鏡頭有點對不到焦,
然後導致出一些特別的效果。
有些人就會說為什麼我鏡頭就拍不出來這效果,因為你鏡頭就很好啊!
一定會準焦東西會很清晰,就是沒有辦法像荒木的那樣效果。
所以說是器材導致風格不一樣。
另外我覺得他跟台灣Cosplay圈其他攝影師最大的差異是喜歡景帶的很廣。
然後再去做裁切。
也就是他的習慣是畫面拍的比平常還要更多,然後再去縮小他要的是什麼。

(圖片來源:荒木)

(圖片來源:荒木)

鶇:
那台灣攝影師通常習慣是拍很近的糖水照。
或是拍普通遠的然後剛好在一個角落大概占1/4左右的比例,
然後去拍那位Coser的樣子。就是屬於比較基本盤的拍法。
可是荒木就是會去帶比較廣的,
然後就會有很多Coser會覺得為什麼這照片裡面臉很小。
因為當時拍得時候占畫面的比例就很小。
然後再裁切後製後才又被突顯。
這跟習慣使用的鏡頭也有差別。
當你習慣使用哪顆鏡頭時,你的照片就會自然而然變成那個樣子。
就像我比較喜歡使用某顆定焦鏡,算到會場也是用那顆鏡頭。
我是喜歡畫面拍很滿,還有因為距離的關係導致我的照片也都是拍很滿。
我跟荒木在喜好上剛好有重疊的地方,例如黑暗系的部份剛好有一小塊重疊。
在後製上的想法他真的是蠻黑暗的,動不動就要噴個血呀!
不然就是骷髏頭要飛一下呀!再不然就是吃屍體呀之類的。
就是比較萬聖節嘛,剛過這樣子。

(圖片來源:荒木)

(圖片來源:荒木)

鶇:
那我的話有一些人覺得我比較文青啦!
我喜歡做可愛東西的堆疊,然後不合成的話我就是希望保有他既有的樣子。
應該說如果我把這位Coser變成不是他原本的樣子我會蠻難過的。
就是要在他既有的狀況下,就能找到他最適合的角度。
這件事情是我對我自己的一個期待這樣子。
所以我在合成上,主要都不是像屬於荒木這種很明顯的在畫面上的合成。
我都是在比較看不出來的細節,如修復狀況比較不好的皮膚。
那我在後製跟荒木是互相學習的,就是我會的跟他會的不大一樣。
還有角膜的變色修改,因為我本身有乾眼症不能戴變色片,鏡片會很容易掉出來。
這一方面我就會去研究說如何去修虹膜的顏色,會有最逼真的效果。
我是追求比較真實的樣貌,那荒木追求的不是真實而是一個畫面。
所以他是用自由度很高的東西去做畫。
但是我是屬於把既有的東西弄好。
所以在格局上兩個人就有很大的差異性。
所以也是我覺得在認識他之後學習到很多不一樣的地方。

鶇修自己瞳色的效果

(圖片來源:荒木)

 
(影片來源:RayLin)

Q8.近期的規劃

荒木:
我現在算是還蠻積極地把這個工作室給做起來。
我覺得拍照的人都會想要有一個可以讓自己自由發揮的地方。
因為像到其他地方拍照,有時候限制也是蠻多。我是指在室內景的部份。
那我是希望說把『荒木酒家』弄成一個讓我自由度發揮很大的地方。
我覺得Coser不大像是Model,他比較像是演員這樣子一個性質。
拍Cosplay它比較像是在拍劇照,或是說一個故事的場景之類的。
所以當一個地方有辦法說做到像場景的地方。
他就可以符合蠻多其他人像拍攝上的需求。
是比其他人像攝影棚的要求還要更多。
短期的計劃是先把這邊的硬體先做好。
比較中長遠期的部份,鶇鶇這邊已經有想的蠻多的計劃。
這個要等到說這邊的硬體都弄好,接下來就會開始照我們的計劃去走。
包括說舉辦一些活動之類的,那活動也不一定說僅限定在Cosplay這一塊。
所以我的設定『荒木酒家』不是僅單純是一個拍照的地方
它可能是一個既可以拍照,大家也可以一起來玩或是來交流的一個場所。
也會是一個我和鶇鶇在創作時一個重要的基地中心這樣子。
這就是我未來的一些規劃。

 
(影片來源:RayLin)

以上就是荒木與鶇對Cosplay攝影上的一些理解與看法,
希望對於Cosplay攝影有興趣的人能有正面意義的幫助。
下面是荒木與鶇的專頁,還有更多優質的作品在其中唷!
歡迎大家去看看。

(圖片來源:RayLin)

荒木粉絲專頁 《荒木酒家

鶇粉絲專頁 《Tsugumi-鶇

(圖片來源:RayLin)

我要留言